排列三012路走势图
您的位置:首頁 > 走進青海湖 > 傳奇青海湖 > 歷史
青海湖各民族歷史淵源
來源:    時間:2017年02月20日    

 青藏高原上居住著漢、藏、回、土、撒拉、蒙古等43個民族,是一個多民族聚居的地區。古代先民從氏族到部落,由部落聯盟到形成民族,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他們之間雖然有交流融合,但各自仍保留有其獨特的生活方式、宗教信仰、文化藝術和風俗習慣。

  據史料記載,魏晉南北朝時,鮮卑民族諸部曾在漠北高原、陰山腳下游牧,后陸續進入今天青海環湖地區和河湟流域等地,與戎羌聯合建立地方政權,如白蘭、黨項、蘇毗、乙弗勿敵、南涼、吐谷渾等。這些藩國的屬民們以發展畜牧業生產為主,兼及農業和手工業。

  在吐谷渾人統治的300多年間,高寒畜牧業得到大力發展,培育良馬,廣泛和各民族進行經濟文化交流,與戎羌、匈奴、漢人、鮮卑人一道開拓青海。繼而吐蕃王朝統一青藏高原,在吐蕃王朝的200年間,創立藏文,制定法律,統一度量衡。

  唐蕃之后,元代蒙古族大量入居青海,撒拉族先民也在元代入居青海,隨著伊斯蘭教的傳播,回族先民在青海日漸增多。直至清代康乾時期,青海形成了各民族聚居的新的格局。

  藏族是青海各少數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個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公元七世紀,進入青海的大批吐蕃人,同青海高原的土著羌人以及吐谷渾人交錯雜居,在長期交往中,逐步融合成為今天的藏族。主要分布在現今玉樹、果洛、海南、黃南、海北5個藏族自治州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此外,在西寧(包括湟中、大通縣)和海東地區也有部分藏族居住。

  回族在青海省少數民族中人口居第二位。到元代時,有大量回族人口集體移居河湟流域,經過長期發展繁衍,成為今天的青海回族。主要分布在青海省東部和東北部,以化隆、門源、民和、大通、湟中、祁連、貴德和西寧市東關較為集中。

  青海土族的歷史源流,多數人認為是以吐谷渾為主融合其他民族成份發展形成的。主要分布在今互助土族自治縣和大通、民和以及同仁、樂都等地。互助土族自治縣也是我國惟一的一個土族自治縣。

  元代時,中亞撒魯爾部東遷,定居今循化地區已有700多年歷史,在長期發展過程中與周圍回、藏通婚,逐漸發展形成今天的撒拉族。主要聚居在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和黃南藏族自治州的河南蒙古族自治縣。
日月山以東的河(黃河)湟(湟水)流域及西寧是民族的融匯地,由此往西,是更多的藏民族聚居地,而這一帶則有不少的漢族。

  從歷史上來看,這一帶的土著為羌,當時分不出那么細的民族,多以所從事的勞作或居住的地方來劃分,如在高原放牧的叫牦牛羌,如在青衣江流域生活的叫青衣羌,其實,在這一帶生活的還有黨項、吐蕃、蘇毗等。

  西漢至明清,陸續從內陸遷來不少漢人,有政府出于外交或屯田成批遷來的,有經商至此便安家落戶的,有避天災人禍逃難于此的,于是這一帶成了中原文化與游牧文化交融的地帶,相互影響,形成了獨特的人文風情。

  從人文角度來看,青海湖周邊,再遠包括西寧,這一帶的漢人屬于外來者,這些外來者一方面吸收了一些少數民族對環境長期適應的生活經驗,一方面又堅守著漢族的文化,他們拒絕同化,認定自己的根與其擁戴者是中原王朝,一兩千年以來一直如是。但由于物產不一,生產工具的匱乏,在許多習俗上有所改變。

  漢民族在清明時節會返鄉祭祖,在青海,現存的風俗已改為天社上墳,但其意義是一樣的。端午節時,漢族會在門前掛菖蒲艾蒿葉子,當天家人會聚在一起吃粽子,雖然今天在各地都能買到冷凍的粽子,但在以前,沒有發達的食品工業和運輸方式前,想要吃上粽子實非易事,只得以當地的包子代替,而菖蒲則換成了柳枝。再如漢族人在每年臘月初八會吃臘八粥、八寶飯,這里卻以麥仁飯替之。

  來到這兒的外來人,他們即便懷念故土,可已是山遠水遠,再是望穿秋水,也只好落戶安家。日子一長,入鄉隨俗的外來人開始在風俗,信仰上與當地居民相互滲透,融合。比如農歷正月十五的鬧元宵在那里稱作[Page]跳冒火,其實里面已有土族遺風,十五之后開春,藏族人家以煨桑,誦經和獻哈達等形式祈禱豐收,而漢人則多在田里犁出字以示祈禱。并且在湖邊一些村落會有漢、藏兩族共建共住一村的情況。而在語言上,漢語又受到藏語語法的影響,有賓語前置的情況出現,如你飯吃了沒?借詞就用得更多了。比如使用胡都一詞,胡都為土族語,即非常、很的意思。

  無論怎樣,漢人畢竟是移民,當地人通常說漢人是外來人。入鄉隨俗最大的影響是飲食,青海產青稞、小麥不產水稻,世代以大米為主食的漢人漸漸習慣了面食,中國最會制作面食的是西北也就是青海、甘肅、陜西一帶。

  在青海湖周邊,面食的花樣繁多,有白面類、蒸面類、餡面類、烙面類,細分出來有幾十種,形成了獨特的面食文化,也是漢、藏、蒙古、土族等集體智慧的結晶,作為外來人的漢人也把中原或中國南方一些先進的技術帶到了這里,促進了這里的繁榮。在今天,各種手工匠人、生意人、知識分子源源不斷來到這里,或長住,或小憩,無論怎樣,都對這一地方的文化、經濟等起到了推動作用由于知識型、技術型的漢人的到來,對當地民眾的文化素質又產生了一定的影響,看來外來人的作用還真不小。

  融入青海的漢族人大都來自五湖四海,他們從不同朝代不同地域遷來,自然也就有了各自地域的特色,他們客居于此,在高山厚土綠川清溪的滋育下,同當地人一樣有了一個共同的特點:大度而包容。熱情好客,敦厚純樸的他們在地廣人稀的舊時不但與友鄰和雜居的各少數民族和睦相處,而且接納并善待后來者。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 快乐12在线投注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二分彩 体球比分网 7星彩 新11选5是哪个省的 35选7 九乐棋牌上下分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篮球 体育比分网哪个好